人會潛意識複製兒時成年人如何滿足回應自己需求的方式。人會潛意識地以相同的方式滿足回應(或不滿足回應)身邊人的需求,而這些方式常常是令人痛苦與感覺有壓力的,因為小時候我們的需求沒有被安全地回應,常常是沒有被回應或被不耐煩地對待。 改變對待回應他人需求的方式,給予他人自己童年缺失的經驗,就是在重新對待、好好照顧自己內在小孩的過程。 他人,尤其是嬰幼兒與孩童,會清楚映照我們的內在小孩,如果自己的童年非常不愉快,與他們互動會啟動(或說刺激)大量童年創傷。觀察自己面對孩子的態度與心情,看看自己是否會不安、不耐煩、自動遞補需求(過度補償)。我們對待他人的方式就是對待自己的方式,而我們對待自己的方式由自己兒時如何被對待形塑而成。

靈魂卡是美國手指觸畫藝術家Deborah Koff-Chapin的創作,目前有兩副,各自獨立亦可混合使用。牌卡是訊息的管道門戶,靈魂卡只有圖像、沒有文字牌意,因其解讀上廣闊自由的靈活度而深受大家喜愛。解讀師的功能是盡可能精確地翻譯與反映當下需要的訊息,讓人在了解更深後,為自己做決定。靜下來放鬆,聆聽自己的心。祝福你找到解決之道!

這些由靈性嚮導Teal Swan創作的頻率圖畫代表著該畫作主題在顯化為物質前的能量振動頻率狀態。將注意力放在這些畫作上或將其放置於生活空間中,他們會促使你的能量與其一致並共振於相同頻率與振幅(即畫作所代表傳遞的振動頻率),藉此協助你擴大顯化畫作所代表的主題於你的生活中。如果你從這副牌中抽到一張卡,意思是你的狀態與牌卡所代表的頻率互相吸引,或是這張牌卡的頻率對目前的你有幫助。

外在的衝突與不順是內在的傷痛以更明確強烈的方式顯化,因此解決問題要從內著手,尤其是童年創傷。創傷的核心是失去愛與一體的和諧歸屬感,而嬰幼兒與孩童面臨這樣讓人身處強烈壓力的情境,會出現強烈的內在衝突:我在哪裡?為什麼沒有人?為什麼爸媽突然不要我了?為什麼他們不愛我了?為什麼他們要打我和罵我?為什麼他們不理我?為什麼我要被關在房間裡?

在終極的層次,一切都是振動的能量。意識(我們)以念頭來創造、操控、導引、形塑能量,能量因此逐漸顯化成物質。物質即帶著特定意圖與意念的高強度注意力聚焦形成的(波函數因意識特定的指令塌陷,從純粹的潛能變成有特定形式的能量體或物質)。在身心靈圈常聽人說「信念創造實相」;信念即強化的思想念頭,所以要創造快樂的生命,關鍵即在有意識地選擇自己要相信什麼念頭。知道不等於相信,所以了解人類的黑暗面不等於助長火苗,學習形而上與靈性的概念也不等於會運用。通常人不質疑自己的念頭,會輕易相信出現在自己腦海中的思緒,所以經常想著某個念頭,時間一久就成了信念。

如果自己的內在狀態感到安全、平穩、信任,感受到自己與他人外界的連結是完好不受威脅的,而且熟悉了解對方與外界會如何回應特定的溝通訊號(文字口語的用字遣詞、表達的語氣、肢體語言、臉部表情),其實不會有任何溝通問題,關係與接觸會是令人安心自在而美好的。

All coping mechanisms, at their core, are trying to avoid something painful. When I was little, I coped with life by absorbing massive amount of information (which gives me a lot of advantages), and it is still the main way I cope today. What was/am I avoiding? I was/am avoiding the feeling of isolation. The stark absence of people/connections in my life. This particular coping mechanism is receptive and thus directly opposing what I’m wanting to do right now. It keeps me from productivity and creativity, the forward movement of energy.

人體像個生態系,小至一個細胞,大至整個器官系統都有其意識與他們獨特的觀點。人通常不會區分「我」與「我的身體」,所以也不會想要刻意與自己的身 體溝通,了解他們的需求和他們想要什麼。器官們也有情緒,他們也會傷心(尤其是最被我們排斥的部分),但常常被我們壓抑和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