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者的我:靜心與自我覺察

觀察者的我是什麼?靜心與自我覺察是什麼?為什麼要培養這兩個習慣?會為生活帶來什麼影響?要如何做呢?靜心與自我覺察是改變與療癒的基礎、靈修的基石,簡單而深刻,所有人都能從中獲益。他們是起點,也是「終點」。

多數時間,大部分的人習慣的視角是「經驗者的我」。觀察者的我是「觀察自己在思考、觀察自己在感受、觀察自己在說話、觀察自己在走路、觀察自己在跳舞、觀察自己在寫文章」的我。人有無限多面,我們的思緒、情感、行為和身體是「我」的一部分,並不直接等於「我」。

靜心是人天生就有的自然狀態,我們不需要學「如何」靜心,只需要處理使我們靜不下心的干擾源。干擾源除了外在環境中的雜音,最重要且影響最深的是我們內心的雜音。靜不下來,其實是不願意面對自己的內在世界,不願意陪伴自己,不願意感受自己。靜不下來其實是自我逃避。靜心不一定是完全無念。沉思本身也是一種靜心。靜心也可以是動態的,舞蹈即是常見的動態靜心。運動與走路時也能靜心。「靜」是內在的狀態,從外顯行為不一定看得出來。靜心其實很容易,這一片寧靜是我們渴望已久的,接納他的到來吧!

靜心與自我覺察常常一起出現,但他們不一樣。我們可以靜下心來,但不觀察自己;我們可以怒髮衝冠,也同時觀察自己。自我覺察就是觀察自己,不斷地向自己提出疑問,尤其是「為什麼」。對自己有透徹深層的了解才能以健康穩定的個人界線(小我)與世界互動。觀察生活(外在實相)給自己什麼樣的感覺,可以了解我們有什麼樣的信念;這是「顯化後的覺知」。我們也可以在人事物顯化前就預先知道,情緒是隨時都在的指標,反映著信念有益與否,讓我們了解自己正在創造什麼。自我覺察是一輩子的過程,因為人時時刻刻都在變化和創造。我們是藝術家,也是被形塑的藝術品。

觀察自己的念頭、情緒、感覺、行為,是創造改變最重要的一步。沒有對自己的覺察,我們不知道自己是誰,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不知道從哪裡開始改變,不知道人生的下一步是什麼。進入觀察自己--自我覺察--的狀態,會自然地出現一股平靜;因為這個時候我們已經離開了單純經驗的視角,我們在「觀察自己正在經驗」,這個舉動將注意力從經驗者的視角抽離了一些,因此情緒狀態產生了變化。情緒是視角與認知的反映,永遠是精確的。相信什麼樣的念頭就有什麼樣的情緒。

除了當下,我們也可以觀察過去與未來,但未來會隨著當下的改變而變,所以掌握了當下就掌握了未來。了解未來的重要性不及於了解當下。當下是過去的累積,所以了解當下與過去,我們可以預測未來。那為什麼預測未來常常失準?因為有部分的自己是我們不知道的,而這些未知的面向也在創造與吸引。自我覺察收穫最多、最有趣的地方就在覺察未知。探索潛意識,了解組成人格的絕大部分是什麼,才能掌握人生前進的方向。

我們對自己的了解可以分成三個部分:我們知道自己知道的(我知道我會說中文)、我們知道自己不知道的(我知道我不會開車)、我們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需要透過外在環境的反映才會知道)。潛意識裡有許多東西,有些我們知道、有些我們不知道。經常做的行為(走路、說話、吃飯等等)、經常想的念頭(信念)、經常出現的感受,會被熱愛效率的大腦與身體內化;我們不再需要刻意的花費精神去想或做特定的念頭或事情,他們被自動化了。我們知道的是我們目前所能接受的。我們不知道的是我們不要、拒絕、討厭與批判的,我們不願意知道和承認自己有這些面向,所以只能透過外在的反映來看見,但因為自己的排斥,我們不知道這些外在的反映其實是自己的倒影。

靜心與自我覺察成為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後,我們會發現改變的速度加快了,無法像以前一樣忍受長期在痛苦的狀態裡(人際關係、工作等等),做決定時有清楚的理由而非人云亦云。我們會有意識地生活,創造想要、喜歡的人生。我們從沉睡中清醒了。恢復覺知不盡然都是舒適的,過程中很可能會遇到他人的否定與不認同,人際關係會大洗牌而必須面對轉型期的孤單。我們會面對人生的重大決定,像是發展不同的職業生涯或親密關係的去留。自我覺察帶來的挑戰是要學會乘著改變的浪,在不確定之中找到安全感,適應「唯一不變的就是變」。

我們熟悉的人格其實大部分是童年經驗的產物,每一次的自我覺察都是讓真實的自己浮現的機會,不帶先入為主的偏見,好好重新認識自己吧!這是一趟親密而美好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