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 Miss與我

講座那天下著滂沱大雨,帶著期待的心情,我急忙趕到了現場。小ㄈ分享了三個團員的故事。這三個故事都對應到我生命中正在處理的課題。

第一個故事是關於父親。我與父親的關係自小就疏遠,因為我們沒有一起生活過。成年後因雙方觀點差異甚大與溝通不良,使得彼此的距離更加遙遠。這個故事提到雖然自己與父親不熟悉,但仍然是深愛著父親的。我聽了不禁流下淚來⋯⋯長年以來,我常常問自己是否真的愛著父親?是否只是有著親緣的陌生人?聽到這裡,心裡的答案終於確定了。「父親」是個角色,我關心的是他這個人,不只是他的角色而已。我在乎他的健康,希望他過得開心,即使我們無法順利地對話互動。有一部分的我是真心愛他的。愛的形式有很多種,不一定看起來很親密,對方也不一定知曉。但願意去愛的人,這份經驗是確確實實地烙印在心裡。

第二個故事關乎虛假與真實,我生命中非常、非常重要的主題。我曾經非常厭惡任何形式的修飾,即使委婉與圓融都被我歸類成虛偽。那時的我還不懂得區分尖銳的真實與溫柔的真實。因為童年創傷,那時的我無法同理、不願意理解「虛假」的人。從尖銳強硬逐漸變得柔軟並不容易。即使害怕,我還是鼓起勇氣卸下武裝,我願意脆弱、敞開與哭泣。我學會放手與臣服,讓心帶領我前進;畢竟我也沒有其他選擇了,控制與逃避只會使情況惡化。這個過程中,我發現讓人真正從痛苦解脫的是「願意去感受」,完完整整地讓任何情感穿透自己,不嘗試去控制、評論或改變情感,只有純粹的經驗。平靜不是忍耐而來的。真正的平靜來自不抗拒生命中起伏的潮流;包容極端的意願與能力,造就了自然完滿的平衡。

第三個是「獨立」的故事。我的童年非常短暫,因為我察言觀色和認知思考的發展比其他孩子快太多了。從許多成年人眼中,這是個好溝通而上進的孩子,但這樣的結果是太早獨立換來的。我很早就學會不能靠大人,在疑問皆無解答或答案不滿意的情況下,我只能靠自己解決問題。自主學習與問題解決導向的思考習慣就在這個情境下養成了。這些實用的技能藏著過去的陰影:我孤立自己,不敢、不相信、不願意向他人尋求協助,因為過去的經驗是一次次的失望與不安。自己解決問題的習慣讓旁人有個「我都沒事」的幻覺。我的角色是他人尋求協助的對象,副作用是「堅強」的面具在他人面前拿不下來。在臺灣較常聽見的是相反的故事,因此教養的重點有許多都放在如何「矯正」缺乏動力的孩子、如何養出獨立自主的孩子。親身經驗告訴我,強迫而來的獨立有極為痛苦的代價;如果可以重新養育小時候的我,我會讓他放心的倚靠我,讓他有個穩定安全的基礎去探索生命,讓獨立自主自然地形成,因為這是生命自然前進的方向,不需軋苗助長。

無法獨立的人沒有「問題」,人在不同階段發展停滯或沒有發展的機會,形成的結果是「自然」的。真正使人發展獨立自主的,是每個階段的需求都有被穩定地滿足,能有依靠的安全感才是健康獨立的基礎。

勇者之路,對我來說不是無懼無畏,是願意帶著恐懼前行,溫柔地照顧自己的恐懼,在一層一層陰影被照亮的過程中,恢復自由,恢復真實。

Leave a Reply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