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改革方案,無論是性別平權或是任何其他進步議題,都是以新社會秩序取代舊社會秩序。

要讓多數人理解改革帶來更好、更穩定安全的新秩序,要讓人理解改革不是破壞秩序,只是更新改良秩序。

人需要秩序,社會秩序是父權、母權、極權、民主等制度誕生的原因。人只是一直在尋找能夠讓集體有秩序的最佳解方而已。秩序來自衝突能夠順利解決,需求能夠順利滿足,而這仰賴人對解決方案可能性的想像。這份想像(或說洞見與遠見)的能力則源自人對自己與他人深刻的理解與關懷。

愛,在最核心的層次是與他者相融成為命運共同體,因此有福同享有難同當,這是健康社會秩序需要的基礎。沒有愛的社會秩序是無法永續的,而且會百病叢生。愛是人類目前最需要學習的能力,因為沒有愛的能力,任何溝通協調都無法成功,衝突會持續僵持不下,無法形成健康的社會秩序。

愛的相反是恐懼。任何使人無法愛的障礙根源都是恐懼。愛是人的本能。我們不需學習如何愛,我們只需學習如何面對恐懼,如何愛我們的恐懼。試圖征服恐懼只會強化恐懼,那就像試圖以火滅火;人恐懼「恐懼」,所以想消滅恐懼。恐懼只是代表我們有深層重要的需求需要看見理解,自己先了解自己的恐懼才能為他發聲、才能好好愛與照顧恐懼。

有恐懼是自然的。愛與恐懼皆是本能,都很重要。基於愛的社會秩序只有我們願意接納照顧恐懼才能發生,所以好好照顧恐懼吧!他不是我們的敵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