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元性本身不是製造痛苦的來源,痛苦的來源是不同極端(元)互斥而不能整合合作,譬如合一與分離的分裂;兩者皆為真,但目前多數人尚未能順利整合兩者。二元性是一種工具,在各類時空架構中創造多元體驗的工具,集體意識自我覺察了解的工具。

帶有排斥攻擊性的「獨立」思考本身其實就不獨立了,懷疑不是中立的,但好奇是。

獨立思考(能夠拉開距離,選擇不認同回歸好奇檢視狀態並觀察思考的能力)其實是獲取自由思考的工具,並不等於自由思考本身。

人類的慣性是過度強烈的認同,然後卡住,所以練習不認同/獨立思考(disidentify)是很重要的一步。

能夠將各種觀點立場像試衣服一樣好奇開放地嘗試,有能力選擇自己適合想要的,並隨自己生命的演化再次調整選擇,對我而言就是自由思考了。

能夠坦然接納自己受影響這件事是邁向真正自由選擇自己想要受什麼影響的第一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