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的選舉過程與結果讓很多家庭分崩離析。許多人震驚與心碎,在情緒上(甚至經濟與居住上)感覺自己成為孤兒,失去了父母。發現長期的忍讓適得其反,最後只好與父母決裂,維護自己最後的尊嚴,甚至安全。親子關係的傷痛銘刻於我們的核心,想逃也逃不掉,我們掙扎於追求自由自主與捨不得關係。

這次選舉將人際關係深層的問題沖上表面,裂痕其實原本就在,只是現在清晰可見。核心價值互斥太嚴重的朋友相對容易溝通或是結束關係(雖然一樣傷心難過),但原生家庭可沒那麼容易。

我們到底要怎麼面對核心價值南轅北轍、溝通難如登天的爸媽?以下建議除了親子關係亦可用於其他類型的關係。

  1. 【面對關係的現實】現實是我們的爸媽沒有想像中那麼愛我們。或是更直接地講,爸媽其實從來沒有愛過真正的自己。我們從來沒有被好好真正愛過。這是很多人內心隱約知道,但不敢面對相信的現實。面對接受現實是任何改變的第一步。知易行難,但如果我們真心想要自由與健康的關係,這是必經的過程。
  2. 【允許自己經驗感受驚訝、悲傷、憤怒、怨恨等各類負面情緒】這點尤其重要,而且不能急。「急」是不允許自己處於現狀而想要快速改變,這樣反而會陷於痛苦低潮更久;壓抑情緒表面上看起來會像已經沒事了,但身體會告訴你其實情況還沒有真的改善。每個人對各類情緒有程度不一的排斥(包含正面情緒),一一檢視了解自己排斥哪些情緒與為什麼排斥那些情緒是早日脫困的關鍵。對特定情緒的排斥程度與因為該情緒受創傷的程度成正比,像是因為哭泣而受罰;這類型的創傷會讓人害怕感覺脆弱,對自己感覺陌生疏遠。很多童年創傷我們的意識(conscious mind)已經不記得了,但我們的身體記得。允許自己感覺情緒就是允許自己感覺身體;閉上眼睛,坐著或躺下放鬆,專注體驗全身上下的感受,冷熱、鬆緊、壓迫感、沉重感、刺痛感、麻木感等等。好好肯定理解自己的情緒感受,我們有這些反應都是合理自然的。沒有任何感受是錯誤的。成長過程中很多人會學到自己不應該感覺某些情緒,特別是對某些人(像是爸媽、師長等權威),這些社會制約會讓人養成否定自己情緒的習慣,需要釐清並釋放。自己賦予這些經驗什麼意義?對爸媽生氣代表什麼?難過哭泣等於什麼?覺察這些潛意識的思考模式,鬆動並改寫這些模式才能真正陪伴自己與他人。
  3. 【了解爸媽是複雜多面的】爸媽到底愛不愛我們?我們有許多互斥的證據,所以我們掙扎。如果爸媽完全不愛或完全愛我們,這個問題不會徘徊在腦海裡。為什麼會這麼混亂?因為每個人的意識(人格)都是分裂的。當我們說「某個人有怎樣的一面」的時候,我們在描述他部分的人格,而每個人都有很多面(很多人格,只是這些人格分裂程度沒有嚴重到會被診斷為解離性人格疾患)。爸媽某些人格是愛我們的,但某些人格排斥厭惡我們。而「愛」我們的那些人格是不是真愛呢?有些是,有些不是。不是真愛的,愛的只是我們能帶給他們什麼益處(像是成就表現與服從的態度)。厭惡我們的,將我們視為威脅、敵人,因為我們的行為言語、想法、情緒、甚或存在本身,刺激到爸媽自己的情緒創傷。當人對自己的創傷欠缺覺察與照顧時,被威脅到的預設回應是攻擊。人有認知和諧的需求,我們不喜歡互斥極端並存的情境,但人與這個世界本身是非常複雜的,我們需要練習擴展自己的意識,容納互斥的極端。內在開放寬闊的空間,是整合極端的基礎。愛與不愛,同時存在於一個人之中。
  4. 【承認並面對關係中的不適合(incompatibility),找出新的相處模式,轉型關係】接受爸媽不會因你從外部施加壓力而完全改變,成為你理想中的父母。抗拒現實受苦的是自己。一個人出生成長於某個家庭不等於他與那個家庭是契合相容的。在契合度太低的親密關係裡人會不快樂,親子關係也是。友誼是任何真實有深度的關係所需的基礎,重建關係時雙方需要有共識成為願意彼此尊重、了解、支持的朋友,如果無法在這部分達成共識,那段關係不是僅止於互相利用,就是虐待。血緣不能合理化虐待,無論是肢體或精神或人際,無論是冷是熱,暴力就是暴力,要認清現實,不要用身分為對方辯解。在身為爸媽、孩子、伴侶這些身分角色之前,我們是人。人與人之間的溝通互動有明確的健康與不健康狀態,需要平等視之。生長於契合度過低的家庭,此生重要的主題是找尋與創造真正的歸屬感、真正的家。真正的家不是靠血緣決定的。
  5. 【充實家族治療與心理人際健康相關知識,選擇自己需要的好好實踐】多數臺灣家庭特別需要了解「界限糾纏(enmeshment)、交易式關係(transactional relationship, giving with strings attached)、情緒勒索(emotional blackmail)、病態互依(codependency)、自我犧牲」帶來的影響。臺灣與東亞整體的社會人際文化是建立在自我犧牲上的,這在家庭中尤其明顯。強調自我犧牲的文化會衍生各式各樣的人際問題與社會問題,如全職母親感覺被社會規範控制進而控制孩子、勞工被剝削等等。這次選舉讓扮演「代罪羔羊」角色的孩子與父母關係特別緊張,甚至決裂。家庭中的代罪羔羊因為其他家庭成員(通常是父母)不願面對自己而承受莫須有的指責,被認為需要為家庭中或是關係中所有問題負責,是被投射的對象。
  6. 【不要嘗試原諒,因為原諒是療癒過程的結果,無法彈指之間、下個決定就完成】無論是哪一種人際關係,原不原諒都是值得且需要受尊重與理解的選擇。允許自己憤怒與感覺無力,允許自己感覺各種負面情緒,如上面第2點所說。
  7. 【面對化解羞恥,溝通時才能平穩,不那麼受刺激】羞恥其實不只是一種負面情緒,羞恥其實是意識(人格)分裂的機制。羞恥是排斥推開部分不被認可接受的自己(並保留與強化受認可讚賞的部分),而這個內在分裂的過程衍生了羞恥的情緒感受。羞恥,如同愛與恐懼,是人類本能,為的是確保我們能夠維繫與所屬群體的關係。對人類而言,人際關係(依附需求)的重要程度高於一切,甚至高於飲水與食物,因為我們的生存仰賴所屬的群體(想想一萬年前冰河時期的人怎麼活下來的)。一個被遺棄於荒野的人類嬰兒無法存活。失去摯愛會讓人痛苦得茶不思飯不想、難以入睡(分手後暴瘦的例子,我們都聽過、看過或親身經歷過吧?)。化解羞恥的第一步是了解自己最無法接受的部分,指標的情緒感受是「甩也甩不掉的焦慮感」(所有人格都共用同一個身體,再討厭也無法擺脫彼此)。在臺灣,自我中心是數一數二被排斥的特質,常以自私稱之,是指責常見的臺詞,可以從與自我中心和解開始,發現自我中心的優點。每一個人格特質都帶有珍貴的禮物,展現的形式健康與否取決於整合的程度。換言之,愈受排斥的特質,呈現的方式愈負面,所以真實的蛻變需要採取整合取向的策略,而不是消滅。
  8. 【認清「受害者、加害者、拯救者」模式,並選擇不再參與繼續,以覺察與互相了解處理衝突】如果雙方或各方互相指責,陷入自我防衛的循環,溝通註定失敗。不以誰對誰錯的框架互動,不拉攏別人站在自己這邊,不敵視對方。理解每個人的經驗都是主觀的,每個人的情緒與行為反應都有其脈絡與多重原因,不完全是針對自己。練習問「為什麼對方會產生這樣的反應?」,帶著好奇心面對衝突,而非一開始就認為「對方很壞在攻擊自己」。練習為自己的情緒負責,連同脆弱面與自己的需求完整表達情緒;這個過程切記不能趁機攻擊,否則信任會降到冰點。沒有信任的關係遲早會瓦解。覺察對彼此的預設偏見與期望(assumptions and expectations),我們的憤怒、無法諒解與委屈常常來自誤解與欠缺明確溝通。
  9. 【終結關係中的「零和遊戲」,培養真正的愛與信任】零和遊戲是「你輸我贏、我輸你贏(只有單方滿意),不尊重照顧別人想法、感受和需求,強硬迫使對方接受」的互動。這種互動會讓信任消磨殆盡。愛與信任來自真真切切地感受彼此、聆聽彼此、了解彼此,有深厚的連結自然無法傷害對方,因為傷害對方就是傷害自己,傷害自己對方也會受傷。以真正的愛與信任為基礎的關係是完整的個體基於自由意志融合而成的共同體,保有自主與自我,同時互相連結、豐潤彼此。
  10. 【成年人關係中的責任需要均衡分配,如果極為失衡,要問自己願不願意承擔】很多父母其實非常不成熟,欠缺健康情緒調節與關係經營的能力,如果要重建親子關係,大部分責任會落在孩子身上(至少到爸媽變得足夠成熟為止),而且也要對方有意願。如果自己真心不願意,就允許自己與爸媽保持距離。重視自己,關係才有可能健康,因為關係是個體組成的,沒有無我這回事。
  11. 【療癒自己的童年創傷,與自己的內在小孩培養健康的關係,了解、照顧、滋養他們】自己長大康復了才有辦法了解同理自己的父母,急不得。這是最重要的步驟,不但影響與爸媽的親子關係,也直接影響與孩子和伴侶的關係,還有人生的所有面向。療癒自己,不再複製創傷到下一代,結束創傷的世代循環。這部分可以寫的內容太多了(其實每一點都可以寫很多),未來持續更新。最重要的是上面第2點與第7點,「允許自己經驗感受驚訝、悲傷、憤怒、怨恨等各類負面情緒」與「面對化解羞恥」。創傷是意識(人格)分裂的原因。
  12. 【面對自己內在反映父母的人格,了解他們,與他們和解整合】我們成長過程中會內化所有的家庭成員。我們可以在自己身上找到與爸媽一模一樣的人格特質,了解這些特質存在的來龍去脈,發掘他們的優點,昇華這些特質而不是想盡辦法消滅他們(試了那麼久也知道無法消滅吧?)。整合方法很多種,除了直接處理根源創傷,我習慣用寫的。邀請內在「是」爸爸或媽媽的人格浮現,讓他們完全主導並寫下任何他們想表達的。可以事先準備一些問題請這些人格回答。了解他們的觀點,愈深愈好。如果爸媽願意對話,你也選擇與爸媽溝通,做完整合後的心境與視野會非常不同,不再容易互相刺激,溝通會順暢很多。

以上是「親子關係和解與重建」我認為最有效的方法,祝你運用順利!

註:我不是心理諮商師,也不是精神科醫師,如有需求請找尋相關單位治療。本網站內容基於思望心理學觀點,可能與主流心理學觀點相異。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