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二元性、獨立思考、自由思考

二元性本身不是製造痛苦的來源,痛苦的來源是不同極端(元)互斥而不能整合合作,譬如合一與分離的分裂;兩者皆為真,但目前多數人尚未能順利整合兩者。二元性是一種工具,在各類時空架構中創造多元體驗的工具,集體意識自我覺察了解的工具。帶有排斥攻擊性的「獨立」思考本身其實就不獨立了,懷疑不是中立的,但好奇是。

愛與社會秩序

人需要秩序,社會秩序是父權、母權、極權、民主等制度誕生的原因。人只是一直在尋找能夠讓集體有秩序的最佳解方而已。秩序來自衝突能夠順利解決,需求能夠順利滿足,而這仰賴人對解決方案可能性的想像。這份想像(或說洞見與遠見)的能力則源自人對自己與他人深刻的理解與關懷。

負責其實可以很自由

負責與責任之所以令人痛苦是因為面對可能後果的恐懼與實際承擔後果的壓力。沒有後果帶來的恐懼壓力,負責與責任就是自由發揮創造力與影響力。權力伴隨負責與責任,對自己的負責與責任、對自己的權力,現在常稱為自我賦權。這是真正自由的必要條件。自由不是逃避責任。逃避感覺一點都不自由,反而讓恐懼壓力飆升。自由是有選擇的權力,真正的自由伴隨負責與責任,而在目前的社會與人性發展狀態下,自由是有一定程度恐懼壓力的。達成真正自由的訣竅在於選擇自己「想要的」壓力。什麼是想要的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