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責其實可以很自由

負責與責任之所以令人痛苦是因為面對可能後果的恐懼與實際承擔後果的壓力。沒有後果帶來的恐懼壓力,負責與責任就是自由發揮創造力與影響力。權力伴隨負責與責任,對自己的負責與責任、對自己的權力,現在常稱為自我賦權。這是真正自由的必要條件。自由不是逃避責任。逃避感覺一點都不自由,反而讓恐懼壓力飆升。自由是有選擇的權力,真正的自由伴隨負責與責任,而在目前的社會與人性發展狀態下,自由是有一定程度恐懼壓力的。達成真正自由的訣竅在於選擇自己「想要的」壓力。什麼是想要的壓力?